第608章

舒漾目光阴沉,她很快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?今天谢长远修了她的房顶,唯一可能动手脚的人就是他。

而对她恨之入骨的也是他。

雨水冲刷着床,那比昨天还要大的水洞,舒漾捂着自己的腹部。

被子已经湿透,雨越下越大。

潮湿的空气让她的状况更加严重了,她痛苦的看着面前的一切,视线逐渐模糊。

为什么会那么难受呢?

那冰凉彻骨的冷弥漫在舒漾的周身,她想到那日在山里被淋透了,控制不住发出阵阵咳嗽声。

到底怎么回事?

舒漾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,她仿佛在一瞬间回到了那夜晚,刺骨的雨水,坏人凶恶的目光。

而一刹那,她的思绪再一次被拉回来,大水蔓延,她看到自己被水给淹没。

而腹部剧烈的疼痛还再继续,她穿梭在过去和现在之间,感受着极端的冷。

她赤足站着,用来接水的水盆已经接满雨水,水蔓延出来,滴落在地上,而本来就漏雨的地方早就聚集了一个小水洼。

她站在水中,双脚凉凉的,像是要被冻僵。

“好冷......”舒漾呢喃着。

她把床上所有的被子,全部裹在自己的身上,可是那些被子依旧是冰凉了,只有肚子还有些温暖。

记忆拉扯着她的神经,她捂着自己的头,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实。

不!不能这样!

一滴雨滴打在她的头上,发麻的凉意让她神经一紧绷。

她的意识逐渐恢复,她不能在这个破屋里呆了,不然会死的。

舒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她看着破败的屋子。

外面的雨更加大了,仿佛再昭示着大事的到来。

破屋的墙壁裂缝里渗着水,房顶的瓦片也碎了好几个,整个破屋就像苟延残喘的老人,没几天活头。

泪水和雨水已经分不清楚,在嫉妒的痛苦之中,她听到了有人在拍打她的门。

是谁?

她拖着疲惫的身体蹒跚的走过去,将关紧的门打开,一个男人撑着伞,大雨已经他的衣服湿透,头发也贴紧了头皮。

那张脸她怎么可能会忘记?

半梦半醒间,她喃喃着:“容煜,你终于来接我了......”

“是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容煜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清冷。

他温柔的将舒漾打横抱起,将那条毯子盖在舒漾的身上。

舒漾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容煜,你骗了我,你和她订婚了。”

“漾漾,对不起,再等等我好不好?”

舒漾捶了他一下,满脸委屈的说道:“大骗子,你就是骗了我,你们本就是青梅竹马,是我不该出现......”

容煜将她抱得更紧了,语气也更加温柔了,“漾漾,一开始就只是你,从来都是你。”

她鼻子红红的,抽噎着说道:“为什么我被绑架后刚回来,就看到你们订婚的消息啊?你没有担心过我吗?”

容煜心疼的无以复加,不知怎么回答。

“我知道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她带着鼻音说道。

“是我不好,再等等我,就快了,就快了......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